跳至正文

低一分就要被弹一下蛋蛋。

小学时,跟同桌比考试的分数,低一分就要被弹一下蛋蛋。
直到有一次,同桌他考了一百分……

痛!接着弹,揉揉捏捏,又胀又痛,完了,它居然硬了!!我哭了!弹坏了?撕心裂肺地飙着眼泪去找老师。

一到教师大办公室,忍着泪,裤子一拉到底,咦?那玩意儿啥时候自己好啦?软哒哒的了!
有的老师笑,有的老师骂!我瞪着眼睛恨死那些人民教师,我一句话也没有说,提起裤子……走了。

原以为这事过去了,可是某一个清晨这病复发了,接着严重到每天早上都有这个症状,还不能趴着睡,硌得疼,我偷偷哭湿了多少次枕头。

自己顽皮,把尿 尿的玩意弄坏了,绝对不能告诉父母,家里那么穷,连饭都吃不饱,哪来钱给我治病。

如果病情再加重,也许会蔓延到全身,我泪流满面,一手捏着那玩意,一手握着镰刀,即将挥刀结束这场噩梦!

千钧一发之际,老爹跳出来,一巴掌扇了我两米远……

估计,我是史上第一个,老爹脱裤子带儿子一起看毛 片,讲男人生理的人!

喜欢0


      没有收藏

喜欢
喜欢·关